口述天童寺|利生法师:过去寺里有近四千亩地,我种过地

利生法师 / 口述   成庆 / 采访

天童寺口述史团队 / 整理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天童寺,位于浙江省宁波市东25公里的太白山麓,始建于西晋永康元年(300年),佛教禅宗五大名刹之一,号称“东南佛国”。


2017年11月,由上海大学历史系成庆博士带领的口述史团队受天童寺方丈诚信大和尚邀请,对天童寺的部分僧众以及与天童寺恢复相关的社会人士进行了第一次口述史采访。

以下口述是利生法师于2017年11月14日在天童寺默照茶堂接受采访的部分内容。

822.jpg

利生法师(左)正在接受成庆采访

口述:利生法师(1949年在天童寺受戒,常任水陆法会内坛主表)
采访:成庆(上海大学历史系教师)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地点:天童寺

 

成庆:您是哪里人?


利生法师:我是安徽淮北人。


成庆:您是1949年在天童寺受戒的?


利生法师:对,广修老和尚是我的戒兄弟,他已经往生了。


成庆:请您讲讲以前的老天童。


利生法师:你要说这天童寺的历史,各人说法不一样,各人的形容也不一样。


成庆:具体什么情况?


利生法师:我是1949年受的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都经历过。那时天童寺那些当过家的、当过知客的,不管哪帮哪派都去改造,改造那可苦了。我哪一派也不参加,但也去劳动改造,可苦了。


成庆:那时候禅堂里还坐香吗?


利生法师:解放初期,蒋介石还朝拜过天童寺。那时候禅堂里人数还有三四百人呢。


成庆:禅堂里坐得下三四百人吗?


利生法师:可不是!人就是这么挤。


成庆:地上也要坐人吗?


利生法师:也坐,冬天禅堂里地上铺有棕榈垫。


成庆:冬天打几个禅七啊?


利生法师:打七个七,那规矩很严的。


成庆:听说我们天童寺的规矩是中国数一数二的?


利生法师:我们浙江省宁波有四大丛林:天童、阿育王、七塔、观宗(观宗讲寺)。观宗过去是专门讲经说法的地方,静权老法师听说过吧?他是国清寺可兴和尚的继任。


成庆:您听过他讲经吗?讲什么经?


利生法师:《法华经》,在宁波讲的。


成庆:静权老法师在宁波余姚的时候,弘一大师听过他讲经呢。您听静权老和尚讲经,他讲了多久?
利生法师:讲多久都有。过冬要打七,秋老虎则要打水陆。结夏(安居)的时候讲经三个月,就在法堂里讲。我们天童寺的法堂每年都讲。


成庆:每年夏天都会请外面的法师给我们讲经吗?


利生法师:我那时候还是小和尚呢,民国38年我才16岁,就来到此地。我是在上海出家的,那个庙宇还在呢,庆宁寺。


成庆:恢复了?


利生法师:没恢复。


成庆:您在那里呆了多久?


利生法师:三年,我十三岁出家,十六岁到此地,当时我在法藏寺。


成庆:兴慈老和尚您见过吗?


利生法师:谁我都见过。


成庆:还有没有印象?


利生法师:当时兴慈法师在上海法藏寺当方丈,那数当当当(表地位崇高)。有位应慈法师可能就是我们歙县人,他和我聊天,他说你可认识我?我说我当然认识你,我在法藏寺拜师的时候就看到你。


成庆:他个子高不高?


利生法师:高,比我还高呢。


成庆:应慈老和尚可有来天童寺讲过经?


利生法师:来过,但他没上过座(这里指没上过“大座”,即登法堂狮子座讲法)。


成庆:他在法藏寺讲过经吗?


利生法师:可能也讲过,法藏寺的规矩也厉害。


成庆:但是我听说民国的时候,法藏寺做经忏也挺多的?


利生法师:法藏寺过去每天吃过夜饭,也做经忏,上海富绅多,它做不完。他们做经忏的人做经忏,修行的人修行,有禅堂,也有念佛堂。它这个设计呢,大殿下头是禅堂,上头是大殿。每天晚上放大蒙山。


成庆:放大蒙山,是谁主法呢?


利生法师:方丈和尚亲自主法,和现在苏州灵岩山寺是一样的。他是放大蒙山,苏州灵岩山什么不做,光是念佛。


成庆:那您对上海还有什么印象?


利生法师:金山、高旻(高旻寺)这些地方,苏州灵岩山、镇江金山我都去过,南京宝华山我也去过,南京栖霞山我也去过。


成庆:高旻也去过?


利生法师:去过,大概有七、八年了。我朝五台山,后来又朝峨眉山,朝峨眉山时我身体不好,走不动,我就发愿:四大名山我要亲自跑到。从四川成都,到江苏扬州。有人跟我一起去,车到了扬州高旻寺,我们在那挂单。我去过堂,前面坐有一个老和尚,蛮出名的,坐在侍者出食的位置。


成庆:您说的是德林老和尚? 


利生法师:对,就是高旻寺老方丈,蛮出名的。他是以禅堂为主。天童寺名气大是为什么呢?地方大、风水好、空气好,这其中故事多了(指天童寺的规矩),三五个钟头都说不完。过去还有这样的传说:不管住过哪个地方,不到天童寺,就跟没上大学一样。不经过天童寺的考验,在外面这炮就打不响。


成庆:就算没及格?


利生法师:对,就看你成材不成材。


成庆:天童寺禅堂有什么特点呢?


利生法师:过去严得很。早半天六支香,上门前六支香,吃过午饭睡觉、休息一会还得坐,还有午饭香。(注:禅堂起香以“四六”为数,取“四圣六凡”之意。早斋后之香称“早板香”,第二支香称“早四支香”,第三支称“早六支香”。老法师讲“早半天六支香”实际应指上午三支香;上门前六支类似。“上门前”这里应指寺院大门上门闩僧人止静休息。)


成庆:1949年规矩就是这样吗?


旁人补充:天童寺历史上是规矩第一,禅堂是有规矩的,他们每天必须坐七支香。每个月放四天假:月底、初八、十四、二十三。放假(每天)也要坐四支香。放假要洗头、洗脚。
 

利生法师:一个月放假两次,不是四次。


成庆:解放初是哪个大和尚?


利生法师:是从善老和尚。从善老和尚是我的得戒师父,江苏省宿迁县人。他唱念唱得好,在高旻寺十八岁就当维那,放焰口认真仔细,正常三四个小时能结束他六个半小时都做不完。


成庆:那您学唱念是跟哪个老和尚学的?


利生法师:跟我的出家师父学的。


成庆:是哪一位?


利生法师:也是安徽人。



成庆:天童寺禅堂停过吗?什么时候停的?


利生法师:停过。解放后(天童寺的)组织是五个组,我当过生产队长。旱作组种水田;砍柴组,一年烧几十万斤柴火,就在山上砍。那是五几年,寺院周围的林地都是天童寺的地方。后来,宁波市才和省里把山上的树木、林场都国有化,成立国家林场,以前都属寺院管。


成庆:那您是管哪几个组?


利生法师:我管水稻组,犁田耙地我都会。


成庆:种水稻用牛吗?


利生法师:我们用水牛,天童寺种过之后,外面人家缺少耕牛就借给人用。阿育王寺也一样,阿育王寺有南山。那时候没有房屋,都是水田。旱地都要改水田,抓粮食抓得严。


成庆:那是什么时候?


利生法师:五八年。


成庆:五八年天童有多少人呢?


利生法师:禅堂还有一二十个人,都是老年人。外头(除禅堂)也有,有砍柴组、捡柴组,还有扫地的、拔草的,干老年组。


成庆:五个组,都是以前天童寺的和尚吗?


利生法师:对,都是的,走的人很少。


成庆:一共两百人有没有?


利生法师:那时候(解放军)打舟山,阿育王寺有飞机炸弹,天童寺没有。


成庆:哪一年?


利生法师:民国三十八年过去没有两年(注:解放舟山群岛为1950年)。后来阿育王寺的方丈源巃和尚告诉从善和尚:我们有难,到你们这儿先来躲一躲。我们大和尚慈悲,说我们出家人都是一家人,来了一百多人,有福同享,有罪同受。


成庆:这一批人后来回去了吗?


利生法师:住了一年半就回去了。天童寺过去有粮有地,都是靠种,过去有将近四千亩地。


成庆:那四千亩地在哪里?


利生法师:余姚也有,绍兴也有。


成庆:你有没有见过威志老和尚。


利生法师:没有见过,圆瑛老和尚我见过。


成庆:大概哪一年?


利生法师:那时候我才十八九岁,我们到圆明讲堂,他接见我们天童寺的小和尚。


成庆:您还记得圆瑛老和尚当时讲了什么吗?


利生法师:他说你们好,要好好学习。圆瑛老法师在此地当方丈,他是中国佛教会的会长。那时候毛主席亲自叫他到太平洋开和平会议。圆瑛法师他有道有德。那个山门口的字,是圆瑛法师亲自写的。


天童寺的客堂、新新堂、天王殿、回光楼、返照楼、玉佛殿,都是圆瑛法师的时代失火烧掉的,天童寺遭过水灾也遭过火灾。


成庆:天童寺着火是哪一年?


利生法师:我不知道,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修好了。那时候从万松关走进去,(树木很密)根本看不见天。(注:按《新编天童寺志》,圆瑛法师住持天童期间的1932年12月1日天王殿等殿堂失火,次年重建,于1935年全部复观。)


成庆:宽润方丈您见过吗?


利生法师:见过。从善和尚当过方丈,戒清老和尚也当过,实在太苦了,有话说不出来。宽润和尚以前在天童寺当过三次家,戒清和尚之后是宽润和尚。



成庆:您是做过宽润和尚的衣钵吗?


利生法师:宽润和尚在位时,我在客堂当纠察。(后来做衣钵,)三年之后,到五七年,我又到(别的地方)当衣钵去了。后来宽润和尚还请我干呢,我说我不干了。那时候五八年。


成庆:您在宽润老和尚那做了两年的衣钵?


利生法师:对,他叫我干我不干了。


成庆:您还记得宽润老和尚当时的情况吗,有什么印象?


利生法师:老和尚他还挑河泥,得给人记账。人家砍的柴火,也得跟着过秤、记账。


成庆:他自己干?


利生法师:嗯,他会写。宽润和尚字写得可漂亮,现在还有两个字没丢失,玉佛殿那个止静门的“止静”两个字就是他写的。过去天童寺每逢七月十五,请字、祝福、组句子,都是宽润和尚写的,做的句子后来都烧掉了。


成庆:宽润和尚当方丈的时候,这里还有什么修行活动、法会吗?


利生法师:天天得学习。我们那时候白天劳动,夜晚在客堂里学习。


工作队先讲,寺院当家再讲。当家安排生产工作,或上级安排什么工作,安排之后再叫下面分组讨论。所以每次没有十点钟甭想睡觉,哪位缺席还不行。


成庆:早上还有早课吗?


利生法师:早课自由发心,有人去就去,没人去就不去,就自由了。


成庆:僧衣大家还穿吗?


利生法师:都穿得规规矩矩的。那时候你想穿衣也困难,南方还好一点呢,一年一个人才发四尺布。我现在感佛恩,享天童寺的福,有吃有穿还有用,还要怎么知足?过去的苦你也不能忘记,忆苦思甜。我过去得闲还写字。


成庆:什么时候写的?


利生法师:写了三年了。人做到老学到老,你不学习想怎么样?六三年我们老家发水,我姐姐、姐夫、外甥女、母亲都来了。六六年二月,我和方丈和尚请假回家,那时候不开路戳还不能买火车票,个人去买票它不卖。


成庆:要介绍信。


利生法师:对,要介绍信,宽润和尚给我开的介绍信。


成庆:回去待哪里呢?


利生法师:回去参加农业生产队,我不怕苦,现在还在劳动。我加入生产队,他集体干就集体干,分开干就分开干。过去北方治淮你可知道?我就去参加,挖河,我那时候三十一二岁,挖到过年放假我才回去。六六年二月宽润和尚写的调条让我回去。


成庆:您三三年出生的,过四个月就八十五了。


利生法师:我是六十岁回天童的,九二年吧,就在这里了。


成庆:之前一直在淮北吗?


利生法师:之前就一直在淮北皇藏峪,你知道我到处都跑过。


成庆:当时您怎么又回来天童呢?


利生法师:我以前住过此地,还是想回来。以前我年轻时候,常年都在法堂里头唱念。以前唱念就不说了,这次六十岁又来,一年打三十八场水陆,两班人。这班上来,那班去念佛去,一直到过年都不能休息。


成庆:您当时还在念啊?


利生法师:对。


成庆:您是做正表?


利生法师:对。


成庆:那禅堂哪一年恢复的?


利生法师:后头这些和尚都撵走加入农村了,还有上禅堂,据说赶出去十个。


成庆:您来天童后,看到附近哪些塔被毁了,还有记忆吗?


利生法师:过去这个叫舍利殿,圆瑛法师跟明旸法师,中间供着的是舍利塔。这个舍利塔,“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毁掉了。


前段时间部分残碑又拉回来了,就放在我那楼下。方丈和尚发心要重建舍利塔,问我塔的式样。我说这要到阿育王寺去参考,那有个全国有名的舍利殿,我们要恢复舍利塔还是得看看别人的。阿育王寺这个舍利塔没毁是因为那时候省里保护着这个文物。阿育王寺的通一法师,他有文化,我们那时候学习面对面坐着。


成庆:在哪学习?


利生法师:他跑来我们天童寺学习,南边那个延庆寺他也学习过。通一法师是新昌大佛寺那边人。


成庆:那您和他聊过天吗?


利生法师:跟他可有的聊。


成庆:那您对通一老和尚有什么印象啊?


利生法师:他见我客客气气。我再说几句,天童寺为什么威望这么大?传得这么久?又传戒又讲经还做佛事。还以禅为主,不管再忙,禅堂这支香不能断。过去历史(传说):天童寺要是三天木鱼不响,就没有了,天龙八部就撤退了不拥护你了。先不说是否有修持,做事至少要认真,认真才可能心想事成。


【口述人简介】

 

利生法师,1933年生人,安徽淮北人,1946年冬月于上海法藏寺剃度出家,1949年冬月在天童寺受戒。擅长梵呗,常任水陆法会内坛主表。曾做过宽润老方丈的衣钵。“文革”前(1966年)被迫回乡劳动,终身未娶,改革开放之后返寺为僧。

 

(本系列采访得到“宁波天童寺口述史整理项目”资助)

相关阅读:

口述天童寺|杨古城:寺庙修缮细节与历史传承

口述天童寺|世泽老和尚:我用五年拜一部华严经,非常受用